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九龙圣祖 > 章节目录 第256章 赵府
    玄月帝国,皇室!

    这里是玄月帝都拜月城最为核心的一片地域,而这片地域,外人一般是不可能敢随意进入的,因为内里住着的,是整个玄月帝国的掌控者。

    玄月帝国立国千载,在这片地域早已根深蒂固,整体实力,恐怕比玉壶宗都还要强大不少,或许也只有潜龙大陆其他帝国的皇室,才敢来轻捋虎须了。

    皇室金碧辉煌,其中一座甚是华丽的大殿之中,站着一个身形高瘦的年轻人,而他无形之间露出的一抹尊贵之气,都在显示着他在这玄月皇室中的地位颇为不俗。

    此人的手中拿着一张信纸,而其脸上却是在片刻之后露出了一抹淡淡而自信的笑容,见得其双手一合,那信纸便是化为了一手粉末,从其指尖漏下,再也不复存在了。

    “嘿嘿,灵阶中级的脉藏吗?”

    一道轻声从此人的口中传出,紧接着他脸上的淡笑便是化为了冷笑,冰冷的声音继续回荡在这座华丽大殿之中。

    “我的好二弟,既然你对大哥的位置有威胁,那就怪不得大哥我了,这一次,就让那灵阶中级的脉藏,作为你最终的归宿吧!”

    声音落下,华袍年轻人的身形已是消失在大殿深处,只是那一抹隐藏不住的冰冷杀意,还在这大殿之中回荡,经久不衰。

    …………

    玄月帝国西北某地。

    一道蔓延而开的大道之上,突然出现了四道形貌不一的身影,正是从玉壶宗赶到这里的莫晴云笑等人。

    此时距离云笑他们从玉壶宗出来,已经过去有大半个月了,在这在半个月时间的赶路之中,虽然也遇到了一些小麻烦,但只要他们玉壶宗弟子的身份一亮出来,几乎绝大多数找麻烦的人都是知难而退。

    这一片地域,已经是玄月帝国的西北之地,由于宁枫城所在的位置和那脉藏所在之地有一些距离,所以灵丸此刻已经是没有和这几位在一起了。

    “你们……感应到了吗?”

    刚刚转过大道一条弯的莫晴,突然之间停下了脚步,片刻后已是开口出声,而其美眸,也是随着声音,投射向了西北遥远之处。

    “那里应该就是脉藏所在之地了吧?咱们得加快速度了,可别让岳麒那些家伙抢了先!”

    薛恭显得有些兴奋,明显也感应到了莫晴所说的东西,此言一出后,也表明了他们的一种态度,那就是和毒脉一系的那些家伙们,虽然同为玉壶一宗,却也是潜在的竞争对手。

    此时的云笑,手中握着那略有些发寒的任务牌,暗道这还真是神奇,隔那脉藏越近,这任务牌就越是冰寒,难道发放任务牌的长老们,在这任务牌上做了什么手脚吗?

    对于这些细节,云笑并没有过多的心思去想,而有着这种精确的指引,倒是让他们少走许多弯路,当下莫晴大手一挥,四人联袂而出,快步朝着西北而去。

    只是云笑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朝着脉藏赶路的当口,离此地不远的宁枫城,却是发生了一件和他,或者说他那位好兄弟灵丸息息相关之事。

    …………

    宁枫城。

    “赵府……”

    一座看起来有些磅礴的大门之前,站着一个身形肥胖的少年,见得他抬起头来,看到大门牌匾之上“赵府”两个大字时,不由喃喃出声,声音之中,充满了一丝感慨。

    这个小胖子少年,自然就是和云笑他们分开的灵丸了,说实话,虽然才从这赵家离开数月的时间,但对他来说却是恍如隔世。

    想当初在离开赵家的时候,灵丸只有引脉境中期的实力,修为天赋比起他的两个兄长来,实是天差地远。

    而且由于他混元一气的特殊体质,在整个赵家之内,除了他的母亲之外,没有人不将他当成一个怪胎,甚至生怕他这样的妖孽,为赵家带来什么灾祸。

    仅仅半年时间过去,当灵丸再次站在这赵家大门前的时候,他的心境已经有了一些变化,如今的他,已经可以勉强控制混元一气,至少不会在人前轻易变成那副胖皮球的模样。

    所以灵丸心中还存着一丝奢望,奢望自己那位冷厉的父亲,在看到自己如今的天赋之后,不再厌恶自己,将自己当成赵宁书赵欣武那样的亲生儿子对待。

    不得不说灵丸确实是单纯得可爱,赵家都对他做出了那些事,他依旧还存着这么一丝希望,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一次回到家族之后,再想出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咦?这不是灵丸……少爷吗?”

    就在灵丸站在赵家大门前打量赵府二字的时候,守在大门两侧的两名赵家护卫终于是认出了他的样子,其中一人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声音之中,充满了一丝毫不掩饰的讥嘲。

    虽然灵丸去到玉壶宗已经有半年的时间,可是这两位常年守在大门口的赵家护卫,却对这个家族废物印象深刻。

    是的,就是家族废物。

    自灵丸一生下来之后,赵家家主赵桓就将之当成了一个怪胎,他所受到的修炼资源,连那些分支后辈都大大不如。

    如此待遇,连带着这些狗眼看人低的护卫们,也对灵丸这位“三少爷”没有丝毫敬畏之心,反而是帮着赵宁书赵欣武经常欺压灵丸。

    对于这样的势利之徒,灵丸早就习惯了,如今的他,也不会将这两个家伙放在眼里,见得他一言不发,直接朝着府门之内走去。

    如此态度,似乎是有些激怒了那刚才说话的守门护卫,眼见灵丸便要从自己的身边走过,他恶毒心思忽起,直接是伸出一脚,想要将灵丸给绊一个狗啃屎。

    这护卫的思维,明显还停留在半年前的时候,他认为就算是过去半年时间,这个家族公认的废物恐怕最多也就突破到引脉境后期,那他这个引脉境巅峰的护卫,这一下肯定能让这废物少爷出个大丑。

    哪知道这护卫刚刚伸出脚来,灵丸那只右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竟然在这当口抬了起来,在那护卫认为其要跨过自己伸出那只脚的时候,却狠狠地踏了下来,这一下他立时就悲剧了。

    “咔嚓!”

    只听得一道让人牙酸的声音传将出来,旁边那位没有出声的护卫,已是清楚地看到自己同伴的那只右脚,弯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竟然被灵丸一脚给踏断了。

    “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我不来和你计较,你还得寸进尺了!”

    灵丸回头淡淡地瞥了那痛得满头大汗的护卫一眼,口中冰冷的声音发出,似乎控制了混元一气的他,性子有些时候会变得异常狠戾,这和他原本的憨厚性子极为不符啊。

    原本灵丸是不想和这些下人计较的,但诚如他所说,这家伙生了一副狗眼,竟然要和他动手,那他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以灵丸如今冲脉境初期的修为,这小小的看门护卫,根本就不是他一合之敌,这断腿之痛,也算是给这两个家伙一些教训吧。

    “你……你……你……”

    小腿被踏断,那护卫脸上汗如雨下,怨毒地指着灵丸远去的背影,只不过下一刻,他就连站都站不稳了,跌倒在地哀嚎不已。

    至于另外一旁的那名护卫,早就看得呆了,所谓旁观者清,从刚才灵丸那无形的手段之中,他已经可以肯定,这位曾经的废物三少爷,在出门半年之后,恐怕再也不是他们所熟知的那个怪胎废物了。

    不说这两个各有心思的护卫,进入赵府的灵丸,径直朝着自己熟悉的某地而去,而那个地方,正是他母亲的居所。

    在整个赵家之中,如果说以前的灵丸还能感受到一点温暖的话,或许就只有他的亲生母亲这里了。

    这也是灵丸一听说母亲病重,便不顾一切赶回宁枫城的原因所在,他可以对赵宁书赵欣武这两位大哥心生恨意,也可以对他那位父亲怨怼,却绝不可能对自己的母亲视而不见。

    嘎吱!

    推开那扇熟悉的院落之门,灵丸已是迫不及待地走到了中间的正房之前,敲门的同时口中出声道:“母亲,我是灵丸,我可以进来吗?”

    然而就在灵丸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他面前的房门便被人从内里一把拉开了,当他看到此人时,脸色却瞬间变得阴沉。

    “赵宁书!”

    因为从房间之内拉开房门的不是别人,正是灵丸在这赵家的亲生大哥,那个数次想要置他于死命的……亲大哥!

    “嘿嘿,灵丸,没想到吧,大哥我可是等你很久了!”

    此时赵宁书的脸上噙着一抹极为快意的笑容,话落之后,他已是将身形让了开去,待得灵丸跨步而入时,映入眼帘的乃是一男一女。

    “母亲!”

    灵丸第一眼已是看到了那个他心心念念之人,只不过这一眼看去,他的母亲端坐于上首,脸色虽然有些苍白和不自然,却哪里有重病垂死的样子?

    灵丸固然老实单纯,却绝不是傻子,看到这一幕,他脚下不由一个踉跄,一脸不可思议之色的盯着上首的母亲,似乎不肯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