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尊上 > 第1664章返祖的三花
    黄老并没有回答雷烈心中的疑惑,他只是站起身,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捋着下巴的胡须,轻声而道:“相传,在太古之前,人道还没有没落,非但没有没落,反而还是如日中天,不仅强过仙道,魔道,也强过佛道,妖道,甚至也强过天道……可以说,当年的当年人道才是真正的大道之首,据说,在那个时候,人道之人与生俱来都拥有强大的肉身,力大无穷,排山倒海,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还有这事儿?”

    雷烈听的暗暗咋舌,他还是头一回听说这等稀罕事儿。

    太古之前,人道为首?

    而且人道的人与生俱来都拥有力大无穷的肉身?

    这是真的假的?

    “老朽也是听一些老前辈说起的,至于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那人道后来是如何没落的?”

    黄老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

    “如果太古之前人道之人真的这么强大,为何现在会变的这么弱?难倒是因为人道没落的缘故?”

    “或许吧,不过……”

    话锋一转,黄老沉吟片刻,继续说道:“有一种说法是,太古之前,人道强盛之时,人道之人与生俱来都拥有三花。”

    “三花?什么三花?”

    “所谓三花,亦指三魂,天魂,地魂,命魂!”

    雷烈挠挠头,他只知世俗凡人拥有一道灵魂,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什么天魂、地魂与命魂。

    “后来随着人道没落,趁此机会,苍天从人道本源中抽走了天魂,大地从人道本源中抽走了地魂,而命运也从人道本源中抽走了命魂,从太古开始,人道之人也就没有了三魂,只剩下灵魂,成了真正的世俗凡人,也成了大道眼中的蝼蚁。”

    “这也太……太那个了吧,黄老,如果你说的这些事情都是真的话,天地与命运为何要抽走人道的三魂。”

    或许是黄老说的这些事情太过震惊离奇,以至于雷烈愣在那里好大一会儿,久久都无法回过神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朽也不知啊……”黄老唉声叹息道:“此等天地秘闻,又岂是我辈所能窥探的?”

    “那……太古之后,就真的没有再出现过拥有三魂的人了吗?”

    黄老转过身,盯着雷烈,沉声道:“有。”

    “真有啊?”

    “有人说传说中的上人可能就是拥有三魂的人!”

    闻言。

    雷烈心头咯噔一下,震惊不已,愕然道:“你是说上人就是三魂之人?真的吗?”

    “是真是假,老朽也无法肯定,自古以来,不管是太古,还是远古,还是今古,都会出现几位上人,而这些上人非仙非佛,又非妖魔鬼怪,他们既没有修为也没有造化,各个却是力大无穷,上天入地,也都无所不能,神通不可谓不广大,故此,一直都有人怀疑传说中的上人可能就是三魂之人。”

    “什么意思?你是说上人可能是太古之前的人道老祖宗不成?”

    “这倒不至于。”

    “你刚才不是说人到本源被天地与命运抽走了三魂,自太古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三魂之人,如果上人不是太古之前的人道老祖宗,那是从哪冒出来的?”

    “人道众生数之不尽,出现几个返祖之人,亦不是没有可能!”

    “这……”

    雷烈仔细想了想,觉得也非常有道理,其他不说,就是仙人偶尔也会出现几个返祖的古仙人,更何况还是遍布诸天万界的人道众生,而且人道众生连圣婴圣子都能生出来,生出几个返祖现象的三魂之人又有什么奇怪。

    想到这里,雷烈感叹道:“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啊,谢谢黄老,真的,如果不是您老人家给我说这么多,我可能永远也不知道这些大道秘闻,来,晚辈敬你一杯。”

    “雷烈小兄弟莫要客气,不过,有一句话,老朽不知当讲不当讲。”

    “黄老还跟我客气什么,有什么话您直说就是了。”

    “刚才那位古道友,老朽觉得你还是离他远点为好。”

    “怎么了?”雷烈疑惑道:“就因为人家取了一个和幽帝一样的道号?”

    “老朽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啥?难不成是因为他是上人的缘故?就算古道友真是上人,那也没什么关系吧?你不是说今古时代人道会复苏,所以诸般大道也不会再打压人道,非但不会打压,还会拉拢。”

    “老朽想说的也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啥意思?”

    “那位古道友的存在,老朽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如何不简单法?”

    黄老深深蹙着眉头,想了许久,又摇摇头,道:“至于如何不简单,你叫老朽说,老朽一时间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他的存在神秘诡异,又高深莫测,对于这种存在,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神秘诡异?高深莫测?”

    雷烈想了又想,也想不出古清风到底哪里神秘哪里诡异,倒是高深莫测是真的,他在大荒闯荡这这么多年,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眼力的,说道:“黄老,我知道你是好意,不过,我这个人就喜欢交个朋友,不瞒你说,我雷烈的朋友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妖魔鬼怪也结交了不少,所以,我交朋友,从来不管人家是哪个大道的,又是什么好人坏人,这年头儿好人未必就是好人,坏人也未必就是坏人,有时候坏人比好人更讲义气。”

    仰头猛烈的灌了一口酒,雷烈满不在乎的说道:“至于古道友,神秘诡异也好,高深莫测也罢,不管人家是什么人,反正我对人家的第一感觉挺好的,内心也很佩服,你看,人家出手救了我的小兄弟,压根就不图回报,而且你说人家高深莫测,可人家并没有一点高人的架子啊,不仅没有架子,还与咱们在这里一坛一坛的豪饮,这是人家瞧得起咱,给咱面子啊,咱可不能不兜着。”

    “你啊……”

    黄老指着雷烈,极其无语的笑了笑,道:“老朽并不是说古道友是什么坏人,也不是说不让你与他结交,只是让你对其有所敬意罢了,千万不要冒犯。”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原来是这样啊,放心吧,我又不是刚出道的毛头小子,怎么会冒犯人家,更何况人家还对咱有恩,感激还来不及呢,又怎会冒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