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历史军事 >武逆焚天 >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冰封十里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冰封十里

    昨天夜里被折腾了一宿,给自己带来真正麻烦,且让左风最为头痛的便是伯卡和琳鹄这对搭档,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他的这帮手下。

    为了对付自己,这帮人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以整个卫城内城为代价,制造出庞大的兽潮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尤其是在昨晚,左风等人明明有数次机会,是可以顺利脱身离开的,可关键时候都是伯卡和琳鹄带着手下进行破坏和住阻拦,最终让众人没有一个能够顺利离开的。

    眼下左风等人虽然身处阵法中,暂时灭有安全问题,可是这帮家伙却是让左风恨之入骨,如果有机会,他自然也不会放过。

    此刻左风身处的阵法,这最外层在破解的过程中,已经有了清楚的认识。由一道大阵经过极限方式的拉伸,覆盖在了整座大阵的全部区域,稍微尝试破解阵法,便会立刻引起大阵阵络的损坏,继而将阵法中的力量向外宣泄而出。

    只不过若是强行攻击阵法,整个大阵的防御效果便会展现出来,就像之前那样,凭借最外层的阵法壁障,将大阵内的一切都保护起来。

    在出来之前,左风便已经有了盘算,所以他不仅从琳智那里对这竹楼的阵法,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同时也将操控御动阵法的信物给要了过来。

    原本琳智多少还有些踌躇难决,最终还是丁豪的劝说下,让琳智最终下定了决心。她如今身处卫城之内,更是被对方所针对,如果没有左风的帮助和庇护,小命早就不再了,即使当初这大阵搭建好后,她对祭魂殿那位大魂祭有过承诺,眼下也必须要事急从权了。

    毕竟如果现在死在卫城里,那么就连日后解释一切,洗刷冤屈为莫尚由等人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

    得到了与阵法沟通的信物后,左风即使在来的路上,也会时不时拿出来研究一番,若非已经敢肯定对阵法的操控,能够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左风也不敢下定决心,带着几个人闯到这里来。

    来之前便听琳智介绍过,这最外层的阵法,实际上正是借助了冰原一族的力量。这冰原族擅长利用极寒之力,而族中的许多宝贝,都具有极寒属性。

    这构成大阵一层的材料,便是类似寒凝冰泉的存在,只不过却是寒凝冰泉在地底,经过巨大的压力以及常年的封闭的环境,最终化作的一种特殊晶石。

    借助这奇寒之物的力量,构成了整个竹楼阵法最外面的一部分,多年来也唯有左风有机会接近,并且真正的了解到第一层阵法的诡异和强大。

    若是没有之前对阵法的破解,左风现在也不敢轻易施展手段,如今他倒是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开始打出一道道符文来。

    郑炉身体之外一直缭绕着浓稠的火焰,刚刚那一击他也的确如左风预料的那样,并未真正发挥出全力,他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攻心。

    正因为了解眼前阵法的不俗,郑炉才没有肆无忌惮的进行破坏,若果说整个叶林帝国,最让他感到敬畏和忌惮的人,除了祭祀殿的大主祭狂战之外,就要数搭建眼前大阵的祭魂殿的大魂祭了。

    假如能够让左风知难而退,选择自行撤去阵法乖乖束手就擒,他也不愿意真的去破坏眼前大阵。即使眼前阵能够被顺利轰破,但这种做法,无疑也将会得罪大魂祭的。

    这郑炉虽然行事偏执,又是极为好战的狂人,但是他却并不是傻瓜。如果是傻瓜,也不可能坐上眼下大祭师的位置。

    他从最开始听到琳鹄等人,讲述多宝交易行制造兽潮骚乱的时候,便从其中看出了一些问题。他甚至能够猜到,琳智恐怕是被江心和吴天等人栽赃了,可是这些都是他郑炉愿意见到的,所以事实怎样,他根本懒得去深究,只要这帮人能够做的天衣无缝,他便选择默认。

    只不过默认琳智的“罪行”是一回事,破坏大魂祭构建的阵法,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这件事若是没有处理好,自己将来必然会麻烦不断。因此即使到了眼前这种时候,郑炉仍然还是希望能够在不破坏阵法的前提下,抓捕暴雪和左风。

    让他感到郁闷的是,左风之前的确表现出了迟疑和犹豫,然而当那一枚枚符文送入阵法的时候,郑炉立刻就看出了问题。

    以他的符文阵法造诣,竟然半点都看不懂左风在动用什么手段,而且让他感到更加憋屈和郁闷的是,他连左风刻画出的符文,连一枚都看不懂。

    他现在也只能够从那复杂玄妙的纹络中,判断出左风刻画出来的符文,是属于远古符文。在郑炉的印象中,整个叶林帝国,应该只有祭魂殿中,大魂祭和两名祭魂师,才能够掌握为数不多的远古符文,可是郑炉却从未见到过,远古符文还能够单独使用的。

    然而即使看不懂,郑炉却能够猜到,左风这绝对不是在撤去阵法,更不是打算主动走出阵法,而是在动用某种特殊的手段。

    眼看着那一枚枚符文落入阵法之中,内侧的阵法壁障中,随即有着一片片的阵络浮现而出。那些阵络几乎只出现了一瞬间,接着便缓缓的消失了去,可是就在这浮现和隐藏的过程中,阵法中却好像多了一些什么。

    发现左风根本无意投降,郑炉脸色陡然阴沉下来,抬起手臂的同时,拳头也慢慢的攥紧,一道道的火光朝着他拳头缠绕过去的同时,凝结出了一个比之前还要更大一圈的火焰拳头。

    当这拳头凝聚成型后,郑炉毫不犹豫的一拳挥出,比之前还要强猛的火焰拳头,急速飞出,直接轰击在了左风面前的阵法壁障之上。

    剧烈的碰撞之中,烈焰在攻击的一点剧烈爆发,与此同时拳劲之中的破坏力,也朝着阵法壁障中倾泻而去。

    气劲、炎力同时在一点之上爆发,显现出了比之前那一击,更加强猛的力量,看得出来此时的郑炉,已然彻底失去了耐心。

    他不愿意得罪祭魂殿,可是却不会因为这点顾忌,便放过左风,更不可能放过阵法内的暴雪,既然已经没了沟通的可能,那么郑炉便也就干脆直接的凭借实力开始毁掉大阵了。

    在这一击爆发的瞬间,阵法壁障之上立刻浮现了无数粗大的裂痕,而且直接朝着周围蔓延出去数丈之远。

    看到那裂痕的瞬间,左风瞳孔便是猛的一缩,正在刻画着阵法的手指,不禁凝固在了空中,同时还在微微颤抖着。

    左风紧张的打量着眼前的阵法,尤其是阵法壁障之上,那些粗大的裂痕。外部无法发觉,只有左风等身处阵法中的几个人,才能够看得清楚,眼前的阵法壁障实际上有两层,而郑炉攻击到的正是外面那一层,而左风所关注的,却是里面这一层。

    直到左风确认,那阵法表面的裂痕,虽然在外层上显得十分狰狞,但是却未曾蔓延影响到内部一层后,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随即手指再次飞快的舞动起来,指尖的远古符文,在被其迅速的凝聚出来,继而被快速的投射向不远处的阵法壁障之中。

    随着那些远古符文,接二连三的被抛入阵法中,一丝丝奇异的波动,也在阵法壁障内出现,只是这种波动,外界却是感应不到,完全被最外层的阵法壁障给隔绝开来。

    停留于空中的郑炉,看到这一幕之后,脸上刚刚浮现出来的喜色也随之消失。愤怒的冷喝一声,随即郑炉便举起了双手,在他双手在火焰中慢慢攥紧的过程中,身体之外缭绕的大量火焰,也迅速的朝着双拳凝聚而去。

    看得出来,郑炉这一次攻击,是打算直接动用双拳之力,也就是说他的攻击这一次即使不翻一倍,也不会差太多。

    也就在这个时候,左风迅速的将一枚远古符文,投入到眼前的阵法之中,却没有继续刻画下去,似乎某些工作,到刚刚已经完成了。

    郑炉眉头紧锁的盯着那阵法看了看,随即目光转向左风,他不知道左风动用了什么手段,不过短暂的迟疑之后,郑炉脸上却浮现出了一抹嘲弄的冷笑。

    “雕虫小技!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切小伎俩都只不过是在玩闹而已!”

    郑炉那充满不屑和讥讽的话语传出的同时,两拳平平举起,接着一先一后的同时送了出来。

    也是在他两拳一先一后的挥舞而出的同时,郑炉看到阵法之中,左风的脸庞上划过一抹淡淡的微笑,那微笑之中蕴含的自信和神采,让此时的郑炉都感到心中一紧。

    直到这一刻,郑炉才感觉到,自己的判断可能出了问题,只不过在他看来,凭借自己这双拳的攻击,即使无法破开阵法,应该也会对眼前大阵造成难以修复的重创。

    然而就在郑炉心中盘算之时,那由火焰构成的拳头直接轰击在了阵法壁障上,诡异的是那火焰拳头,这一次却没有直接炸裂,释放其中的破坏力,而是就停在了阵法壁障之外。

    当左风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底立刻有着一抹惊喜之色闪过,口中忍不住轻声喝道:“果然”。

    接着左风手中以怪异的方式握紧,低声喊道:“冰封……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