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历史军事 >武逆焚天 > 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无力抗衡

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无力抗衡

    在伯卡看来,自己能够以念力竖立起一道气墙,这就已经对后面的偷袭者非常的重视,他自信未达到凝念期的超级强者,是不可能破开防御的。

    可事实这名,他又一次判断错误,如果说下面那些风城的武者,带给他的是极大的震惊,那么唐斌和伊卡丽的表现,便是一种深深的震撼了。

    虽然是极寒之力凝聚而成的一堵“气墙”,可是这墙本身的寒力却不一般,那是伯卡将自己的精神领域在局部高度凝炼后爆发而出的。普通的攻击在撞上这“气墙”后会直接凝固下来,所以也不会再对自己产生任何的威胁。

    可是事事往往不绝对,这强大的“气墙”虽然有着惊人的防御力,可是伊卡丽此时施展出来的武技也是更加特殊。

    这武技是左风从幻卓的储晶内得到,如果单纯从品级上来看,并不弱于琥珀的“水影无双”武技。只不过幻卓擅长的是双矛武技,所以同为水属性的千波流转并未修炼,只是作为一种备选留在了身边。

    在幻卓被击杀后,这些当然都落入左风的手中,后来左风发现这武技非常适合伊卡丽,便直接将之交给了对方。

    千波流转这武技有两个非常强悍的特点,一个是能够借助属性灵气,凝聚出无数的水波丝线,进行困敌和杀敌,当初的殷岳落入其中,行动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可见这丝线的威力有多强。

    另外一个特点,就更加特殊了,可以借助周围的力量,增加刀锋凝炼出的水波强度,使水波的攻击力再上一层楼。说白了一点就是能够借力打力,也可以说是遇强则强。

    往往越是实力强大的武者,对于自身都有着一种远超常人的自信,尤其是在面对低阶武者的时候,即使再如何小心谨慎,自身的优越感仍然存在。

    伊卡丽发动偷袭的时候,之前伯卡在与离殇交战时释放的力量,已经被其借用了一部分过来。还有一部分是来自唐斌和伯卡刚刚对轰后的残留,这些力量最终都凝聚到了伊卡丽刀锋前的水波之中。

    借来的能量冲击在前,自身的力量确实在最后一刻完全爆发,二者结合后全部落向伯卡的后背。

    万万没有想到,前后两人的偷袭,真正要取自己性命,最终造成伤害的会是后面之人,且后面的武者实力才只是育气期中期而已。

    伯卡的伤势并不重,可是那两处刀伤却如同斩在他的脸上,让他感到自己颜面扫地。

    “该死,你们都该死!”

    暴怒中的伯卡双目血红,他手中一队水晶锤,此时在其力量的灌注下,内部无数的符文闪现而出,同时以伯卡为中心,温度在疯狂的降低着。

    唐斌、伊卡丽如今已经来到离殇身边,三人如今脸色都十分难看,眼前的伯卡实在太强大了。

    只见伯卡双锤猛的舞动起来,随即一道巨大的锤影在其头顶凝聚成型。虽然是虚影,可是离殇等人,还是从其中感觉到了极为恐怖的气息,在那虚影凝聚成的瞬间,离殇眼中就闪过一抹惊色,陡然喝道:“闪”。

    她这一字出口的同时,身边的唐斌和伊卡丽已经率先动起来,他们两人本来身处在这精神领域中,若非是离殇帮助,他们很难承受这般极寒之力。

    对方这一击他们也看出来,三人联手都极难防御,只能第一时间选择退走。那道锤影轰然间砸落下去,眼看着离殇等人如惊恐的鸟兽般散开。

    没办法,越是威力巨大的攻击,准备时间也更长和速度上也要差一些。看着三人逃走,伯卡愤怒的转身,目光瞬间就落在那些中低层次的武者身上。

    离殇和唐斌、伊卡丽联手对付伯卡,目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拖延时间,为下方的那些武者争取逃走的时间。其实当看到伊卡丽发射信炮后,离殇确定了赶来的人是伯卡时,就已经决定撤退了。

    只不过他们都清楚,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匆忙撤退,就等于是给对方击杀自己这些人的机会,哪怕现在对方的实力大为受损,可是当大家一盘散沙逃走的时候,对方完全可以衔尾追击,到时候兵败如山倒,在场没有人能够挽回劣势。

    唐斌和伊卡丽发动偷袭之前,刻意分别从东西两侧绕过队伍,就是要预先作出布置。这个时候的风城武者,实际上还占据着优势,不仅是从数量上,战力上也更是如此。

    如今剩下的武者还有近三百人,这些人分成了数十个队伍,快速的集中到一起朝着东南方向移动。

    东临郡的强者们,当然看出了这是反击的好机会,奈何现在他们这一边本来的主事者,此时不要说战斗,连意识都已经模糊了。

    木花带着重伤逃走后,一头就冲入到一名银卫的队伍之中。这名银卫看到木花伤成这副样子,心中对其的不满,也只能放到一边,全力为其救治。

    如此一来东临郡这边,不仅没有指挥者组织人手,反而还必须要组织几个人看护在木花身边。风城武者正是趁着这个机会,迅速摆脱战斗,集中到一起后开始了撤退。

    伯卡怒火熊熊燃烧,扭头看去的时候,正瞧见了大批武者在从容退去,他哪里能忍受这样的结果。

    水晶战锤再次举起,一道巨大的锤影再次凝聚在其头顶,毫不犹豫的就朝着风城武者队伍中轰击而去。

    虽然在退去,可是风城武者队伍中却看不到丝毫的混乱,有人组织人手,有人负责队伍之间的彼此衔接,有人负责前方开路,有队伍专门负责垫后。

    风城武者后方的十几支队伍,此时撑起的是防御阵法,成功抵挡下来东临郡武者的疯狂追击。

    只不过这样的防御手段,显然无法顶住伯卡凝聚的战锤,这一点伯卡和那些风城武者都很清楚。

    就在凝聚成的战锤虚影,如同一颗流星般的划过天际快速飞出之际,那风城武者的队伍中,灵气的运转也陡然间发生了变化。

    队形的变化其实并不大,仔细观察就只能发现有不到十人改变位置,可就是这样的调整后,配合了武者间灵气流转的不同,使得防御阵法也发生了改变。

    之前十几道防御小阵在后方抵挡这东临郡武者的追击,此时这些人一下子凝聚成了一道大阵,而且一瞬间出现了三道阵法防御壁障。

    战锤轰然砸了下来,那第一道阵法壁障几乎没有发挥作用,便轰然间破碎开来。紧接着第二道阵法也只坚持了一瞬,看上去好像那战锤虚影在空中周围顿了一下,而后便直接轰在了第三道阵法壁障上。

    这一次阵法壁障坚持的时间稍久一点,可最后仍然还是在一连串的碎裂声中,整个阵法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下破碎。

    只不过那阵法破碎的同时,巨锤的虚影也跟着破碎开来。失去阵法壁障保护之下,那战锤虚影破碎后散发的极寒之力,直接让十多人身体僵硬瞬间冻死在了当场。

    虽然一瞬间击杀了十人,可是落在伯卡的眼中,脸上的神情却变得极为难看。因为这一锤他动用的念力,甚至要超过之前轰向离殇等人的那一击,本来在他的估计中,至少要毁掉三分之一以上的武者。

    眼前的战果,与自己预料中的相差太多,伯卡在不甘之余,也对眼前武者组成的阵法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不知为何,伯卡在此时灵光一闪,脑中突然浮现出了之前自己擒拿的那李氏兄弟二人,他有一种感觉,这李氏兄弟与眼前这些武者之间似乎存在某种联系。

    之所以最开始他没有联系到一起,是因为离殇的缘故,他理所当然的认为对方是属于峦城的武者。可是在看到对方各种精妙阵法的变化后,伯卡知道自己最初的判断不正确。

    尤其是之前偷袭自己的两人,尤其是那长枪之中蕴含的**爆发力,甚至能够弥补其修为上的不足,自己的水晶战锤都险些拿捏不住,这倒是与李氏兄弟有着非常相似的地方。

    想到这里,伯卡眼底有着一抹贪婪之色闪过,随即大声喝道:“追,给我全力追击,擒拿住活口者,有重赏。”

    东临郡武者听到郡守大人的命令,不要说有重赏这一层诱惑,就是什么好处都不给,现在也到了他们表现的时候,一个个好似发泄般的喊叫着,直奔风城的武者而去。

    唐斌三人眉头紧锁的看着,不远处那几十名化作“冰雕”的武者,其中大部分都是风城武者。因为只有风城武者擅于使用那队形阵法,这些在后面垫后的也基本都是风城武者。

    面对这样的损失唐斌和伊卡丽的心在滴血,在阔城之外与众多幽冥兽周旋,在阔城之内激烈的战斗,囤木村剿灭那里的木姓一脉。也不过折损了十几人,可是眼前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手下的武者却有着近四十人丧命。

    这便是实力上的绝对优势,一名凝念期三级的强者,就有能力力挽狂澜直接改变整个战局。哪怕集合离殇、唐斌和伊卡丽三人之力,仍旧无力与之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