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历史军事 >武逆焚天 > 《武逆焚天》正文 第八百一十四章 虎皮大旗

第八百一十四章 虎皮大旗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瞬间瞪大了眼睛,用几乎瞪得滚圆的眼睛直视着遥副城主,他们在心中都有一个想法,这遥副城主在胡说八道。   .    .

    疾行液属于武者常备之物,甚至说一般有点实力和背景的家族,都会为出门历练的家族子弟准备一些。这样的东西画七,药甄这样的人身上都会有,不论是遇到任何突发情况,有了疾行液都会让自己占据主动。

    而疾行液再提高一个层次,当然就是疾行丸和疾行丹了,这也是一个循序渐进所使用的药物。

    可是疾风液却是所有人都没有听闻过的存在,或者说带有“疾风”二字,就说明了它本身的存在是药丹之上,而且疾风丹也是那种药丸之中上品的存在,中品都没有。

    而疾风丹的最重要功效,是让服用者可以有一段时间的御空,在空中翱翔是所有武者的一个梦想。可是一般只有达到了炼气期的最后一个阶段,育气期的武者才能够让自身摆脱大地的束缚飞翔在空中。

    这种飞翔能力,自然也是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境界,几乎所有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有这样的一天。但是毕竟能够修炼到那个层次的人少之又少,大部分的人也只能够感叹和羡慕而已。

    当然药物可以帮助人们实现这种想法,那就是服用了疾风丸,这种药丸并不能够让武者的修为提高到育气期的境界,但是却能够让武者拥有育气期的特殊能力,就是短时间飞行的可能。

    不过这同样有所限制,就是修为至少在练气期第二重境界纳气期。如果说自身实力极为强横,感气后期也有可能服用,但是也同样会对武者有一定的伤害,所以感气期以下的武者即使通过药物也无法实现。

    如果说真的能让感气期一下的武者,拥有那传说中的飞行能力,就只能够通过疾风液这样的存在。可问题是坤玄大陆上目前还没有这种存在,也就是说疾风液压根就没有出现过,所以大家都认为是遥副城主记错了,或者是带着什么目的性要帮助左风。

    可是既然遥副城主说出这番话,大家自然也会考虑其可能性,但是思来想去也始终认为这不太可能。

    遥副城主似乎极为兴奋,这也是了解他的人所知道,他本身并不是一个这样喜形于色之人,由此可以看出他此时的心情定然极不平静。

    遥副城主缓缓再次开口,说道:“这炼制过程中改换药方之法,固然能够有着不小的成功几率,但是要将药物本身的性质都有所改变,想来这应该是一张全新的药方才对吧。”

    几乎所有人都面带震惊的转头,向着左风那里看去,当看到左风微笑点头的时候,他们的震惊更是难以言喻。

    改换药方这样的事情,虽然也是极为罕见,但以这些人的见识当然也曾经都见过改换药方的行为。而且在这些改换药方的过程中,也不乏有人成功,并且让自己炼制出的药有所提升。

    可是改换药方都有一个前提,就是譬如疾行散提升到疾行液,聚灵散提升到聚灵液。完全是在同一个药方之下完成,这属于一种大的前提,或者说也是改换药方想要成功的一个没有明确的规则而已。

    大家虽然不明白为何有着这样的要求,但是却知道若不按照这个规则进行,那么结果必然会失败。

    可是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告诉了大家,大陆上这些不成文的规定,并非是真的不可逾越的鸿沟,如果具备真正的实力,那么这哥规则一般存在的东西,也是同样可以直接跨过去的。

    左风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这一点,证明了自己就是那跨越鸿沟的第一人,也是在场这些人无法理解的那个存在。

    遥副城主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在所有人震惊不已的注视下,他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你这药方应该是在原本的疾风丸和疾风丹两种药方上做出调整和修改,可是炼制的方法和药材本身都有了不小的变化,应该不是你研究出来的吧。”

    左风笑着摇了摇头,同时开口说道:“大人既然都如此说了,当然而已看得出这药方并非出自我手。以我的年纪和阅历,想要改变药方都欠火候,更何况是制作出一套全新的药方出来了。”

    左风微笑开口,却并没有说的太多。不过这些遥副城主倒也理解,毕竟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一些秘密存在。尤其是能够制作出这样惊人药方之人,必然也是那种存活了千多年的老怪物。

    这样的老怪物必然也是一身怪癖,能够将药方传授给这少年,定然会有他的一番用意在其中。而这样的人也大多不图虚名,根本也不会告诉这少年人自己的真正身份,就算是这少年知道,不说出来这也是正常之举。

    不过左风故意这般说出来,没有过多的进行掩饰,倒也是有他自己的一番用意在其中。这些人始终对于自己有自己的图谋,这些图谋虽然左风心中清楚,但却也无法摆脱开这些人的纠缠。

    在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利用各方势力的牵制,另外再加上获得药子赛选晋级的资格这两点,来成为自己的护身法宝。

    这两个护身法宝在他看来应该能够保证自身的安全,但是他却也不敢就此放心,因为这些人实在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尤其是再加上各自的家族和身份背景后,这些人的行动就变得更加难以推测,自己也需要多加一些保命手段。

    他现在能够联想到的唯一可利用的方法,就是扯虎皮做大旗。这虎皮并不好扯,一旦扯不好反而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因为这些人本来因为不知底细,不敢随便轻举妄动。

    如果自己虎皮没有扯好,反而会将事情弄巧成拙,最后让对方明白了自己的底细,那时候自己本来想出的保命手段,却反而会成为自己的催命符。

    虎皮扯好了,问题是这大旗要如何竖起来。同样不能够做的太过,到时候也仍然会适得其反。自己要做的是将问题考虑的较为正常,不能够将一切太过夸大,也不能够说的太过云山雾罩。

    遥副城主的问话十分恰当,让自己能够顺利的透露出一些信息,更多的内容遥副城主好似很为左风考虑一般的没有多问。这样就从侧面完成了左风的愿望,既能够将大旗竖起来,又让人不明所以下看不清楚虎皮的真面目。

    一位能够独立创造药方,且是如此惊人药方之人,此人单从其能力上就能够判断出是一位老怪物。也许在炼药方面,甚至都能够与那传说中的药驼子齐名之辈。

    药驼子之所以显山露水,是因为此人对权利依旧有所眷恋,对于名利还存有世俗之心。这并不表示在他之上就没有更高水平的存在,而是有那种实力的存在,应对于功名权利不屑一顾。

    如此一来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也就在左风和遥副城主三言两语之中确立了起来。实际上左风这里倒也的确有这样一位人物,不过这位人物是在有些神秘,恐怕让他真正介绍起来,还真的好想是虚构出来的一般。

    此人正是他改变药方,或者说制作出那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的疾风液的人物,就是当初在峦城与左风没有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的药老。

    当初这药老将药方传授给他的时候,他只是当成了一种不错的药液药方来记忆。可是随着他对炼药的深入学习,这才慢慢了解到这药方是多么逆天,就单纯的这一张药方,就已经足够让许多人眼红心热。

    可左风不仅仅是制作出了药液,而且是在原本疾行液的基础上,半路改变炼制,转变成了疾风液。这本身的过程要比炼制出疾风液还要困难数倍,若是没有其他外力辅助,他几乎是没有可能办到,这还要感谢今天天空中那大片乌云所凝聚出来的雷霆。

    两人的对话周围人自然都听的个清楚明白,钟老当然是希望左风越强越好,身后有再多的大人物撑腰他都不会计较,反而会更加高兴。所以钟老这边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的拜年话,只是带着微笑看向其他人。

    素兰和由城主两人表情都变得异常严重,因为他们都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是真正了解别苑之内阵法之人不是眼前这少年,而是少年口中的那位神秘大人物,这样一来反而将事情搞得愈加复杂。

    虽然左风获得了赛选药子的晋级,但是他们还可以想想其他办法来挖出秘密,可是真正知道这些秘密的人不是左风,而是他背后的大人物,这就让事情变得异乎寻常的棘手了。

    他们两人必须要坐下来仔细商讨一下,如何下一步行动,而原本制定好的计划也必须做出调整。

    画七本来还升起了一丝希望,可是遥副城主三言两语之间,就将这药液划定为了疾风液,如此一来他也再没有半点机会。如果说他心中滋生疯狂的念头,可现在听到了这么一位神秘人物,也让他好似被当头浇下了冷水般,瞬间也清醒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