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同人动漫 >大刁民 > 《大刁民》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

    这段时间跟古可人相处,慢慢也开始熟悉了这个女人的脾性。她跟从小寄居在陈家的薛红荷有些类似,自幼失去亲人,从小几乎就是在这些叔伯长辈们的家中吃百家饭长大,后来直接去了英国寄宿学校。如今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荡妇的形象,骨子里其实骄傲得如同离群的雌鹰,而且李云道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一个跟蔡桃夭一样有精神洁癖的女人。

    “都一样,我虽然还没到范文正‘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程度,但还不至于会为了你的消息睡不着觉,说吧!”跟古可人熟悉了以后,李云道说话也愈发直来直去,放眼整个京城,敢这么跟这位小魔女说话的同龄人,绝不超过一只手,就连蒋青山之流见到她,都要礼让三分地喊声可姨。

    古可人似乎也习惯了李云道的这种态度,笑道:“那我可就先说坏消息了。”

    李云道嗯了一声:“是不是自贸区的事情没戏了?”

    古可人叹息一声道:“几位伯伯凑在一起开了个会,综合认为,你的主意很好,但是现在就启动这个三省联合的自贸区,还有些为时过早。”

    这个答案李云道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该争取的都已经尝试过了,现在看来,应该是包括蔡、阮、陈三家在内的老人们也赞同自贸区的事情稍微缓一缓。

    古可人见李云道不吱声了,奇道:“怎么了?这可不像我认识的李云道,我估计这样的结果,应该不会在你的预料之外才对。”

    李云道这才反应过来,微笑道:“其实之前争一争自贸区,也算是权宜之计。既然长辈们都觉得现在上马过于仓促,那就再等一等,天时地利人和,毕竟一样都不能缺少。”

    古可人又笑了起来:“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李云道。好了,坏消息到此为止,接下来要向你宣布一个好消息。”

    李云道微笑道:“难道说可姨给我们工业园区物色出了一条新路?”

    “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其实好消息有两个,你想先听哪一个?”古可人又跟李云道卖起了关子。

    “两个?”李云道也笑了起来,“那下次回京城,我得好好请可姨吃顿饭了!”

    “那是自然的。不过你写的那篇《论当下维稳局势的几点挑战》,入了一位伯伯的法眼,这可跟我没什么关系。在我看来,你写的那些东西,又晦涩又难懂,还时不时跩两句文言文,你说英语法语,本姑奶奶都不犯怵,唯独你说文言文,我看不懂也不明白。那位伯伯那你的文章推荐给了《理论参考》,嘿嘿,你可别说你不知道什么是《理论参考》。我昨儿听陈伯伯说,你的文章,连孔家那位都赞不绝口,说是有思想、有深度、有见解也有措施,嗯,还说,‘现在这样有见地的年轻人不多’!”她捏着鼻子,模仿孔黄裳的父亲说话,语气还真有那么几分相似,此时哪里还有什么在京城辈份高得吓人的矜持,完全就是一个比小潘瑾大了几岁的年轻姑娘的模样。

    李云道被她一番话说得吓了一大跳,那篇《论当下维稳局势的几点挑战》他是无聊闲暇时的随笔而已,春节回京时跟几位长辈分享了一二,没想到居然会上《理论参考》。《理论参考》是党内的一份高端理论刊物,只针对正厅级以上干部发行,九二年以前多数是一线的理论和政策研究的文章,九二年推行市场经济后,更多的偏向于治国理政参考意见,很有点像是旧时代臣子们给君主的治国奏疏。有资格在《理论参考》上发表文章的多数是部级干部、党校教授和智囊团成员,像李云道这般以副厅级身份就能凭文章质量入围的,全国上下绝不超过一只手。

    “可姨,真的假的?&nbp;我那就是随手之作,连底稿都是我用签字笔手写的,上面还有涂改痕迹。过年回去拜访陈老,他问我要了过去,真没想到他会推荐给《理集参考》。”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至少这篇文章,能让全国大半数的厅级以上干部知道这个在华夏还有李云道这一号年轻有为的干部,而且文笔功底和思考深度要超过绝大多数的年轻人。

    “嘿,说你胖还喘上了?&nbp;我可跟你说,这段时间还是要尽量低调些,因为除这个好消息外,还有一个更劲爆的。”古可人说得神秘兮兮。

    李云道愣了愣:“还有啥事儿?”

    古可人嘻嘻一笑,而且正色道:“李云道同志,恭喜你正式成为江北省省长助理,近期省委组织部应该会找你谈话了。”

    “什么?”李云道这回彻底懵了,“不是还有两位地市级正儿八经的一把手呢?我今天听到这个消息,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去陪太子读书的。”

    古可人道:“据参会的相关人士说,另两人都因为东窗事发,而被临时踢出局了。”

    “东窗事发?”李云道立刻意识到,应该是省委大佬们之间刚刚又进行了一场惊险无比的角力,却不知为何两人同时落马,最后便宜了一个本就注定要了陪太子读书的人,但他很快就回味过来,“省长助理基本下一部就是副部了,我还差得太远了吧?”

    古可人笑道:“所以,你就只是现实意义上的助理!”古可人打击完李云道,又接着说,“不过哪怕真的只是个助理,那也很牛了!你可能不清楚,这次扫黑除恶行动,你们江北将是第一站。京城会派出一队神秘的督导检察组,嘿嘿,你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撞枪口啊!”

    “我就知道,这天上绝对没有掉馅儿饼的好事。”想清楚了省里那些大佬们的想法,兴奋之余倒也不至于意兴阑珊,毕竟身在体制内,谁都想往上升,这次的省长助理一职,对于自己将来的升迁绝对是利大于弊的。省里的大佬这回可以算是耍了个滑头,谁都知道江北扫黑形势在沿海一带是最为严峻的。像江州、相州这一带,民间尚武成风,涉黑人员多数都会两下子,弄不好就会闹出大事,像前些年的拆迁埋人事件,就是涉黑人员给闹出来的,从而引发了江北窝案的全面爆发。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省公安厅一把手身体出了毛病,那么就急需要一个人出面来统筹包括扫黑除恶在内所有工作。“看来省厅那边应该是都谈过话了,这个节骨眼上,敢跑出来挑大梁的人估计很少啊!”

    古可人嗯了嗯道:“也不是什么坏事,你连恐怖份子都斗得过,还怕几个涉黑人员?我听薛红荷说,你下手可狠着呢,从当警察到现在,杀过不少人了吧?”

    李云道没好气地强调道:“我杀的都是穷凶极恶之徒!”

    “成成成!反正这个省长助理你是当定了,已经有不下三个人跟我通风报信了,这事儿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不多说了,你自己小心点,别被人家当枪使就行!回京城来再说吧,困了!”这随心所欲的女人连招呼也不打,就直接挂了电话,弄得站在窗前的李云道哭笑不得。

    放下电话,李云道便陷入了深思。说实话,省长助理这个委命来得太突然了。省长助理一般是正厅级干部,享受副省级待遇,这个位置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入围候选人的都应该是现任的公安厅厅侯建勇,跟莫海涛和李国明那两位地市一把手同台竞技的也该是他。省里在这个时候选拔省长助理,肯定是已经收到了风声,京城要派扫黑督导小组下来,第一站就是江北。原本江北的地方黑恶势力对经济发展的制约也已经到了不得不整顿的地步,但江北民风彪悍,扫黑形式之严峻出乎众人的想象,这也许是省里的大佬们最为头疼的事情,原本应该是打算给何建勇“省长助理”一个枣子吃,让这位公安厅一把手死心塌地地打好扫黑除恶的攻坚战,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却传来了何建勇得了肝癌的噩耗。

    李云道跟何建勇接触过,那也是公安口子上老将了,六十岁不到却已经满头银发,看来他这个窝案爆发后被提拔上来的公安厅长当得并不轻松。肝癌的事情应该不是刚刚才发现的,但何建勇一直没有公开,或许正是省里面表现出想让他以省长助理的身份在扫黑的事情上挑大梁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这场攻坚战里支撑下去了,干脆挑明了。于是省里的大佬们就开始物色能够替代何建勇的人选,几方讨论之下,自己这个公安系统的标杆式空降兵就成了目标对象。有能力,有背景,又年富力强,简直就是老天爷给大佬们量身打造的好人选。干好了,他们脸上有光,干不好,以李云道的背景,这个黑锅很可能也重不到哪儿去,简直就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