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同人动漫 >大刁民 > 《大刁民》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同类的聪明人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同类的聪明人

    夏日的天气就像孩儿脸一般说变就变,刚刚还艳阳高照,就在李云道到达约定的烂尾楼时,工业园区上空乌云密布,远处传来轰隆隆的雷声。李云道抬头看到了一眼远处的天空,检查了一下枪里的子弹,刚刚用掉了七发,此时弹匣里空的。没有子弹的手枪,跟一块废铁没有太大的区别。

    想了想,他还是将手枪留在了警车里,透过玻璃看了一眼杂草及腰的烂尾楼工地,废弃的临时广告牌在压城的黑云下发出吱呀的破裂声,钢筋水泥外露的烂尾楼在天威下仿佛摇摇欲坠。

    李云道下车的时候就已经闻到空气里弥漫着的水腥气,看来一场暴雨在所难免地要来了。

    围墙中间的铁门原本是挂着锈迹斑斑的链条锁,此时锁已经被人撬断,铁门错位地开着,如同一张张口的血盆大口。

    李云道没有迟疑,从及腰的杂草间穿过,空气里的湿气很重,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对气味的判断。小潘瑾的手机已经打不通了,对方的电话打过去提示关机,幸好眼前只有四栋烂尾,想要确定对方的位置还需要花一定的时间。

    之前弯着身子,此时刚刚一露头,他便猛地感到头皮发麻,连忙向左前方一个翻滚,一声闷响从刚刚自己所站的位置上传来。翻滚落地后的李云道不敢有丝毫地停留,又迅速向另外一个方向猛窜出去,又一发子弹留在了刚刚他翻滚的落脚点。

    有狙击手!

    这让李云道感到很诧异,狙击手这种金贵玩意儿,在军队中是稀罕货,在地下世界更是稀缺。..

    在第四枪射出的时候,李云道已经确定了狙击手的方位,一连三个纵跃翻滚,人已经进了狙击手所在的那栋烂尾楼。

    就在李云道窜入楼道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炸雷,瓢泼大雨应声而至。

    来不及多想,他飞快踏上楼梯。从刚刚的枪声位置判断,狙击手应该在四楼。绑匪的人数如今还无法确认,但有一个狙击手,再加上刚刚在游客中心的那个泰拳高手,这样的组合已经堪称华丽。

    手机铃声突然在防火通道里回荡,依旧绑匪的电话,只丢下四个字“到八楼”,便再次挂了电话。李云道微微松了口气,这样至少不用再耗费时间去确认绑匪和人质的位置。他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楼梯台阶上,刚刚的狙击手的确很厉害,就算是自己的规避动作已经算得迅捷,胳膊和肩膀上仍旧有两处子弹擦伤,刚刚因为肾上腺的作用没有察觉,此时一坐下来,便传来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掀开衣服看了一眼,狙击步枪的子弹威力的确很强大,如果是普通子弹,顶多就是擦破点皮,但此时被蹭到的两处都泛着血花,虽不致命,但也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行动。

    李云道回头看了一眼通往楼上的楼梯,叹气摇头,大师父说少造杀孽,这几年自己便越来越菩萨心肠,可到头来死在自己手上的魑魅魍魉越来越多。这个世界似乎就是这样,有时候你越接近真理,杀戮似乎也就越多,真理仿佛就是用血与肉堆砌起来的京观。

    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大,密集的雨点打在建筑裸露的水泥外立面上,发出如同野兽低沉咆哮般的声响。撕下衣襟简单地处理了胳膊上的伤口,肩膀上的那处伤此时自己无法处理,只能把渗出血擦掉,随便地摁了一块布条。

    于是,接着上楼,只是速度很慢,路过四楼的时候,又顺手捡了一根钢筋,掂量一下,长短重量合意人意。

    如果没有猜错,狙击手应该已经回到了八楼,至少上楼的过程中没有受到任何阻力。

    八楼,夏日的暴雨不断打入未封窗的楼道,地上满是积水,李云道一脚踩在积水里的时候,就只到空旷的楼层里传来手枪上膛的声音。

    “李市长,来了就进来吧,躲躲藏藏也不是您李市长的风格!”居然是个带着北京口音的女人,不用说,李云道也知道是谁了,只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快就从美国潜回了国内。

    李云道在楼梯口大笑,站在积水里没有挪动半步:“用绑架一个无辜的小姑娘这种方式来要挟我,不得不说,你们老朱家培养出来的人,一个比一个更下作。”

    里面传来一阵刺耳的狂笑:“下作?你动用手段拿走人家黄两个亿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自己下作呢?”

    李云道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里面有三个人。朱奴娇,穿着黑色恤面无表情的老外,而作为人质的潘瑾双手被缚,靠在一根承重柱上昏迷不醒。

    这是李云道第一次跟朱奴姣面对面,不得不承认,朱奴娇是个很秀气的姑娘,但是那对双眼皮下的眸子里透出一股常人无法理解的疯狂。

    “放了这姑娘,我跟你之间的的恩怨,不用牵扯到旁人。”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朱奴娇。

    朱奴娇冷笑道:“怎么,你心疼了?你有那么多红颜知己,死个把两个有什么关系?不过你放心,这只是第一个,蔡桃夭,阮钰,还有你那位大明星齐褒姒,哦,对了,听说你还有个很漂亮的师姐,跟陈家的薛红荷长得一模一样的”

    李云道的眼神越来越玩昧,却也越来越冰冷:“朱奴娇,你这是在给朱家招祸!”

    朱奴娇发出一串讥讽的笑声:“朱家?哈哈哈哈,他们都是一群蠢货,一群只知道争权夺利的蠢货,如果你能帮我把他们都干掉,我肯定会感激你的。”

    李云道同情地看着朱奴娇,他知道这个女人是真的疯了。

    “是不是很好奇,在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重重包围下,我是怎么出来的?而且还安全回到了国内?你的那位小老婆正麻省发了疯地掘地三地找我吧?哈哈哈哈,一群笨蛋,一群蠢货”朱奴娇再次发出一串凄厉的笑声。

    李云道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从潘瑾起伏的胸口能判断出至少还是有生命体征的,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带潘瑾离开这里,但首先必须解决朱奴校身后那个接近两米的大块头。

    “不用看了,你是玩不过我的,更打不过乔瑟夫。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乔瑟夫曾是美国海军陆战员的狙击手,现在是一名雇佣军,我答应他,杀了你我给他一百万美金,如果能虐杀你,我会给他双倍。”朱奴娇的双目中透出一股残忍,但瞬间又转为柔和,“其实我应该感谢你的,你结束了我哥的痛苦的生命,但是这本应该由我出手,你必须要为你自己的越俎代庖付出代价。”

    李云道轻笑:“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想要我死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能达成的,知道为什么吗?”

    朱奴娇轻声道:“我知道你一向自以为聪明过人,只是你不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

    李云道摊手:“只要你放了这姑娘,我在这儿随你处置,你放心,我不会有任何反抗。”

    朱奴娇却似乎有些头疼地用食指轻轻敲了敲额头:“怎么办呢,我却喜欢看着别人反抗,然后被暴力、被火焰吞噬,你不反抗的话,我岂不是一点乐趣都没有了?”朱奴娇冲身后的乔瑟夫道,“乔瑟夫,这姑娘送给你了!”

    说完,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笑着对李云道说道:“忘了知会你一声了,乔瑟夫有个不太雅致的爱好,他喜欢对各种年轻的女性施暴,然后再你懂的,否则像他这样的狙击手是不可能被赶出美国的特种部队的。”

    李云道看了正走向潘瑾的乔瑟夫一眼,眉头微皱,突然用英语道:“乔瑟夫,朱奴娇给你两百万美金,我可以给你三百万!”

    乔瑟夫的脚步猛地一滞,看向李云道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狐疑。

    朱奴娇的脸色却噌地一变:“乔瑟夫,你是雇佣兵,不履行合同的话,你会被佣兵行业唾弃的。”

    乔瑟夫想了想,再次迈开脚步。

    朱奴娇刚松了口气,却听到李云道笑道:“乔瑟夫,一千万美金如何?你应该知道,我老婆是你们华尔街上最有钱的几个人之一,为了她的干妹妹,一千万美金她还是愿意拿得出来的。当然,如果你不接受,我们也可以用这一千万全球悬赏你的人头。”

    两米的大个子脸色猛地一变,这样诱人的条件,如此**的威胁,一千万美金,这是他可能一辈子都赚不到的数目,如果真有了这笔钱,他完全可以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地过完富足的下半生。

    朱奴娇突然开始鼓掌:“真是耍得一手离间的好把戏,李云道,我开始有点儿欣赏你了,不过没关系,你放心,等你死了,我会给你烧点纸钱的。”不知何时,她的手里又多了一把掌心雷,谈笑间她的已经抬起手,微笑着扣动扳机,砰地一声,身高两米的乔瑟夫到死的那一刻都没能反应过。

    朱奴娇看着李云道,突然开始大笑:“你有没有测过智商?我觉得你应该也是个很聪明的人。”她的眼睛里冒着光,似乎真像是找到了同类人一般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