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同人动漫 >大刁民 > 《大刁民》正文 第一千两百七十三章 西南边境来客

第一千两百七十三章 西南边境来客

    深秋的冷风驱走了阳光和煦的蓝天,阴霾的天空令人心情沉重无比,偶尔钻进路上行人衣领里的冷风,让人感到一股透心的寒意。一辆挂着西南军区车牌的越野军车顶着风,来到市公安局门口,车门打开,跳下一个身着迷彩服的年轻姑娘,身子笔挺地敬了个军礼:“你好,我找你们李局长!”

    因为是军区,门岗安保不敢怠慢,可是李云道正在全局体能大比武动员会上讲话,门岗小哥将女兵请进传达室,老王自己则一溜烟地小跑到大礼堂,迎面正好碰到局办大秘章徐鹤:“章主任,门口来了个女兵,说是找李局长的。”

    “女兵?”章徐鹤升得很快,所有人都知道,空缺着的局办副主任的位置是给他留的,只要李局在,局办主任的位置迟早也是他的。章徐鹤也没想太多:“请她到小会议室等一等吧,李局的讲话才刚刚开始……”章徐鹤突然愣了一下,随后苦笑,李云道的讲话稿是他拟的,但他也清楚,这位年轻的局长喜欢脱稿,显然刚刚才念完第一句,自己那位才思敏捷的局长大人就开始自由发挥了。但章徐鹤却打心眼里佩服这位年轻的局长,自己这个笔杆子在局长面前挺多算个半桶水,而且自己打小觉得书法略有小成,等看过局长大人随意在纸上草草写下的几笔,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王应了一声,这位公安局非正式编制的老人很喜欢如今局里的氛围,年轻,勇敢,和睦,热情,当着章主任的面,他也敢拉开会议室的门,伸进去脑袋瞅了一眼:乖乖。黑压压坐了一屋子腰杆挺直的警察,前排还有媒体席,显然市里的重量级媒体都来了。年轻的局长站在主席台上,镁光灯打在制服上,威严而不失英气。

    “同志们,我们是站在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第一线的一群人,我们的能力强弱,我们的素质高低, 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与人民群众有着最直接的关系……”李云道的声音抑扬顿挫,台下上千名干警都被这位年轻的局长说得热血沸腾。

    章徐鹤拍了拍老王,老王这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掩上门,转身笑得尴尬:“李局的发言太精彩了,听得入神了……”

    章徐鹤目送老王下了楼,这才自己也拉开门,苦笑摇头——李局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领导,如果是在战争年代,他绝对相信自己的这位领导一定是个将帅之才,单看看台下的那些年轻人,被李局三言两语便说得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出去参加体能训练。

    这其实是李云道来西湖后,发起的第二次体能比武了。第一次只限于刑侦、治安、交巡警、特警等业务单位,年底这一次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全警大比武。章徐鹤到此时也不清楚,李局长为何这般热衷于干警们的体能磨炼,如果只是刑侦和治安这些跟体能相关的业务口子还好,现在让户政、出入境这些窗口单位的“老弱病残”都来参加,似乎动静太大了些。但每个一把手都有自己的风格,章徐鹤算是与小局长走得近的“近臣”,但李云道这位代理一把手的风格和脉络似乎并不那么容易把握。

    李云道不喜欢开长会,包括这样的动员会也一样,很少长篇大论,见火候差不多了,便宣布全体解散。一散会,老范书记便凑了过来:“又打算用体能的方法淘汰冗员?”

    李云道笑着摇头道:“哪来的那么多冗员?业务单位要提升本领,多练练不是坏事,关键时刻指不定能保命,窗口单位天天坐着,迟早坐出毛病来,参加体能训练强身健身,也不是什么坏事。”

    老范书记笑着道:“你这就叫冠冕堂皇了!”

    李云道笑着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明年初全国公安系统会有一场比赛,刚刚说的理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想通过这一次选拔一些人出来,别到明年事儿来的时候,手忙脚乱的,这么好的露脸机会,可不能错过了。不过,刚刚你说的那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还真的是主要因素。”

    章徐鹤跟在两人身后,找谈话的空隙插道:“局长,刚刚开会的时候,门岗那边通知说有一位女兵找您,说是西南军区的,我请她在会议室候着呢。”

    “西南军区?女兵?”李云道一愣,随即加快了脚步,也不管远远拉在后面的范志宏和章徐鹤。

    老范知道章徐鹤是李云道的一手提拔上来的人,笑着小声道:“西南军区的女兵?上次来的那位?”

    章徐鹤摇头:“我问了老王,说不是,脸很生,而且也没有那么漂亮。”

    老范失笑:“老王那个人精,倒是什么都敢说,局长夫人也是他能评价的?”

    章徐鹤也困惑地看着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李云道:“范书记,我怎么听说局长的‘代理’两个字这回是拿不掉了?曲书记走了,新的书记来了,接下来会不会有新的安排?”

    老范笑着小声地道:“你是想问我,上面还会不会安排一个新的局长来吧?”

    章徐鹤和范志宏都算是李云道的自己人,属于一荣俱荣的一类,说起话来,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地忌讳。章徐鹤见他说得如此直白,点了点头:“有些担心啊!”

    老范叹气道:“都说在官场上年龄是把尺子,太老或太嫩都吃亏,现在咱们小局长,短板就在年龄和资历上,当然,资历就意识着经验,我倒是觉得,如果没那么快把代理那个字拿掉,现在这样也不错。至于上面会不会有其它安排,那就记的想法了。不过我听说新书友之前是江宁的市长,好像咱们小局长那会儿也在江宁,不过是在区里,也不清楚这两人到底有没有交集。不管怎么样,登门拜码头还是必要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希望不要烧到我们这儿来!”

    老范在揣测李云道与新来的林一一到底认识不认识的时候,李云道已经推开了会议室的门,俏生生的女兵正在看会议室的文化墙,听到有人推门,好奇地回头,一看到李云道,便立正敬礼:“局长好!中国人民解放#军西部战区第五十五集团军‘红剑’女子特战队爆破手木婉儿向您报到!”

    李云道打量着眼前的姑娘,二十来岁,瓜子脸,剑眉单眼皮,身材挺拔,往那儿一站便是一副英姿飒爽的女兵模范。李云道笑了笑:“木婉儿同志,你好!你找我?”

    木婉儿嘻嘻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子纸制的信件:“姐夫,我奉教导员之命,给您送信来了!”

    李云道欣喜若狂,此去西南好几个月杳无音讯的蔡家大菩萨终于有消息了:“边境上苦不苦?”

    姑娘俏皮笑道:“苦不苦,想想红军长征两万五。”

    李云道并没有忙着拆信,而是亲自给姑娘泡了一杯今年的龙井新茶,垂立的嫩叶悬停在碧绿的茶汤中,看上去诱人至极。

    姑娘又打量了李云道一番,道:“姐夫,你真的是我们市公安局的局长?你这么年轻……”她打量着眼前的年轻局长,如果再架上一副金丝框的眼镜,她觉得眼前的年轻人应该更像是一位学者,而不是奋力抓坏人的警察头目。

    李云道嘿嘿笑道:“不像吗?”..

    姑娘点了点头,又飞快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在我的印象里,公安局长都是老头子……”

    李云道笑了笑道:“上一任和上上任局长的确都是老头子,不过我现在还不算是局长,前面还有代理两个字。”

    姑娘恍然,似乎觉得这样才是理所应当的,弄得李云道有些哭笑不得。

    姑娘讲了很多边境上的事情,但涉及军事机密的,没有透露只字片语,只说那里的风土人情,说那里两国的百姓其实相处得很和睦,那两国的军人偶尔也会在边境上一起抽烟聊天、交换东西,说那里的天空很蓝,蓝得像一块宝石。闲聊中,才得知,这个叫木婉儿的姑娘,是西湖本地人,浙北大学的体育特长生,擅长自由搏击,大学还没有毕业便应征入了伍,被分配到西南军区,又经过重重选拔,成为西南军区首支女子特战队“红剑”的成员,因为之前就读的是化学系,在爆破这一道上很有天分,于是顺理成章地便成了特战小队里的爆破手。

    “你们教导员,她还好吗?”李云道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姑娘点了点头:“还行,不过之前教导员单独出去执行了一次任务,受了不轻的伤,不过还好,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那就好。”李云道强忍住继续问下去的冲动,因为他知道,涉及任务的都是绝密信息,也许眼前这位叫木婉儿的年轻姑娘也不定会知道蔡桃夭独自一人越过边境到底去执行了什么重要任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