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同人动漫 >大刁民 > 第五百三十四章王小北的麻烦

第五百三十四章王小北的麻烦

    

第五百三十四章王小北的麻烦



    虽然下山后李云道的酒量逐日见长,但一个晚上连喝两种酒,洗了热水澡后便欲发昏沉,将小丫头挪到床上盖好被子,便觉得酒劲上头,倒在沙发上昏沉沉地睡去。

    一夜无话,直到被早晨的阳光叫醒,李云道才悠悠醒了过来,只是不知为何自己居然睡到了床上,印象中昨天自己是倒在沙发上的,怎么一觉睡醒倒乾坤大挪移般地到了床上?他自然不信小潘瑾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对了,小丫头人呢?左顾右盼,房间中已没有旁人。李云道甩了甩仍旧有些沉重的脑袋,身上仍旧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酒气,起身时发现沙发前的茶几上有张字条。

    “大叔,你好坏,半夜爬到床上,把人家吓了一跳!不过,我喜欢,但是你要对人家负责哦!我早上八点第一堂课,先撤了,对了,我已经把自己手机号存进你的手机了,醒了给我打电话。么么!”

    字条上的字迹清秀婉约,显然有不俗的书法软笔功底,只是小家伙的口气实在是让人头疼。打开手机,李云道果然在最近通话纪录中找到了潘瑾的号码,只是手机上的名字被小丫头故意输成了“潘达”。对于90后的无厘头,李云道一时间还无从适应,不过幸好起床时身上的浴袍依旧整齐,就算半夜糊里糊涂地爬上了床,也不至于做些丧心病狂的蠢事,毕竟小丫头是跟小双还有指腹为婚的婚约。

    看了看时间,应该还来得及洗个澡,却没料到王小北一脸奸笑地杀了进来,进门便像受过职业训练的警犬般东嗅嗅西闻闻,之后一脸痛惜道:“云道啊云道,没想到啊,你也有今天……”

    李云道白了他一眼,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边喝边道:“滚一边儿去,昨儿我碰到小双的媳妇儿了,说是太晚回不了宿舍,所以就……”

    “啊?”王小北故作一脸惊异,“禽兽啊,丧心病狂啊,徒弟的媳妇儿你也敢碰……”

    “你才丧心病狂,人家一个刚上大一的小屁孩,刚成年,你以为我跟你和陈博似的,看到女人就想上去拱拱?”李云道指了指沙发,有些心虚道,“她睡的床,我睡的沙发。”

    王小北一愣,随后更是一脸可惜:“这么说来,你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咦,这是什么?”王小北突然看到茶几上的字条,看清内容后,一脸坏笑地看向李云道,“偷吃了还不敢承认,果真是同道中人啊!”

    李云道懒得跟他多解释,喝完白开水便钻进浴室:“你怎么跑来了?”

    “陈博这孙子大清早给我打电话,说是昨儿把希尔顿的房卡给你了,我琢磨着来捉奸的!”王小北靠在洗手间的门框上,一脸无赖样。

    正冲着澡的李云道笑道:“滚你的捉奸,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王小北嘿嘿一笑:“到底是一家人,太了解我了。两件事儿,第一件事当然主要是为了给你送身干净衣服,第二件事儿有些复杂,还是等你洗完澡再说吧。”

    “你劳驾你王大少大清早跑来给我送干净衣服?我得多大面子?别跟我矫情,快说。”李云道一听就知道这小子话里有话,估摸着又做了什么破事儿怕被老爷子发现,急着找自己帮忙擦屁股。

    “黄裳没几天就要从巴黎回来了,上回你让我抓紧处理的事情,大多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就是还有一个,死缠着不放啊,痴情得让我心碎啊……”

    “滚犊子,还心碎,我估摸着是你自个儿舍不得吧?”

    “没没没,我都跟她说清楚了,我说我要结婚了,咱俩好聚好散,可人家不乐意。”

    “不乐意?”被他说得李云道顿时没了好好冲澡的心情,匆匆冲了一会儿就出来了,“她想要什么?分手费?”都是大男人,李云道也没有避讳王小北,赤着身子就走了出来,清晰有力的肌肉线条和狰狞恐怖的疤痕让王小北微微有些惊羡。

    “我说你小子的体格也太好了吧,怪不得夭夭跟疯妞儿打死都要跟着你……”看到李云道的白眼时,王小北才又嘿嘿一笑,“扯远了扯远了……我都跟她说了,好聚好散,我说给她两百万分手费,人家不要,我连石头记的股份都拿出来了,人家只说,只要人不要钱。”

    “只要人不要钱?”李云道皱眉,他不否认这个世界上依旧还是有一些视金钱为粪土的姑娘一心追求爱情,但围绕在王小北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跟她们提爱情两个字基本上会被当成是火星人。

    “是啊,我都找她谈了好几次了,人家就是不同意,这几天打电话也不肯接了,只回微信说,彼此都先冷静一下再说。黄裳昨天来电话说,巴黎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下个礼拜就回国了,我琢磨着你上次跟我说的话,所以找你出出主意。”

    李云道一边换上王小北带来的干净衣服,皱眉思考着,一直没有说话。

    王小北急眼了:“你倒是说话呀!”

    李云道笑道:“这会儿你知道着急了?早干嘛去了?”

    王小北嘿嘿笑道:“那不是年轻不懂事嘛,而且以前一直琢磨着这桩婚事估计要黄了,就这会儿,还觉得跟做梦似的。”

    “你先别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那位红颜知己可能被人利用了,但愿不是我猜测的结果。”

    闻言,王小北也认真了起来:“云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想利用这件事影响王、孔两家的联姻?”

    “政治无小事,你跟孔黄裳虽然是有感情基础,但总还是逃不开政治联姻的阴影,当然,这对你和孔黄裳来说,也不算坏事,我看得出来,孔黄裳应该早就对你有感觉了,只是时机还不成熟。这一次你跟黄裳的事情能成,也是一号首长的一种表态,这种表态在有些人来看是好事,但对于某些特定的群体来说,很可能就是威胁了。”